抓住国际传播关键 讲好中国教育故事

频道:社会 日期: 浏览:7

“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重大命题。2021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要“下大气力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要讲好中国教育故事,首先必须研究传播理论与实践,破解国际传播中的关键难题。

参与国际测评,彰显教育成就,吸引全球“听众”

近代史上,西方列强在殖民扩张过程中曾实行文化霸权,强推欧美殖民文化,毁灭他国本土文化。这些卑劣行径遭到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抵制。在国际传播中,我们既不能简单地“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也不能“酒香不怕巷子深”,而应该主动参与国际教育测评,彰显中国教育发展成就,吸引国际“听众”。

2009年,上海学生首次参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起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获得阅读、数学、科学测试全球第一的成绩,在2012年评估中再次获得总分第一的成绩,令世界瞩目。随后,上海又参与了教师教学国际调查(TALIS)。调查数据表明,上海教师在专业发展和教学成效的12个分支领域名列世界前茅。英国政府决定,每年派100名数学教师来上海交流学习,听我们讲述“上海数学教育故事”。不仅如此,英国还全额出资,每年邀请100名上海教师去英国示范教学,向英国人讲述上海教育故事。截至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双方已有800多名教师走进对方课堂,英国8000多所中小学15000多名教师听了上海教师的讲课、说课。

为向世界各国的教育官员、专家学者、校长教师分享上海故事、研究上海做法、学习上海经验,世界银行发布《上海是如何做的:世界排名第一的教育系统的经验与启示》报告,在华盛顿出版,面向全球发行。

提炼中国经验,建构教育知识,丰富故事内容

教育成就本身不是经验,各国官员专家和教师希望了解的仍是“中国是如何做到的”。也就是说,中国教育故事的主要内容应该是中国教育发展的成功经验。

我们通过多条途径、多个维度提炼和发现经验、建构教育知识。第一条途径是,对大型国际测评数据做二次发掘,在国际差异中探究中国教育经验。第二条途径是针对西方学者的认知困惑开展深层次调查研究,从而获得中国独特优势。第三条途径是“他者视野”,在我们习以为常的做法中发现隐性知识。例如,教师教学国际调查发现,上海教师的在职培训参与率和每年参与天数都远高于世界均值(世界每年平均进修培训27天,上海平均62天),而且上海教师参与培训大多是免费的和政府资助的。我们的教育有许多做法已经以“隐性知识”的方式积存于我们的日常教学,身处其中的教育工作者往往熟视无睹。在向国际社会讲述中国教育故事时,我们也不会主动提及,但外国教师却能发现教学方法的新奇、有效、有益之处。

研究跨文化交际,建构因人而异的传播模式

要把故事讲得听众“喜听、乐学、愿意试”并不容易,除了在外语表达中寓教于情,还要研究跨文化交际中的差异与问题。研究发现,文化差异容易导致听众缺乏“安全感”。例如,英国教师刚来上海学习时,就反感“听课”,觉得“会低人一等”或有“窥视隐私之嫌”。外国官员对于政策对话的接受度比对专家讲座的接受度高。另外,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也给国际教育传播活动带来新的问题与挑战。对此,我们探索出跨国教师伙伴共同实践发展模式、云端国际教研活动模式等多种模式。以跨国教师伙伴共同实践发展模式为例,该模式包含“四个关键”:一是在中英教师间建立伙伴关系;二是在共同场域学校中让中外教师互动交流;三是大学专家讲座与学校教学实践并举;四是让中外教师理解各自的研究成果,共同发现实践中的隐性知识,从而实现中外教师专业发展、共同进步。

当然,故事的传播需要大量人才、产品和可供分享的教育知识。英国柯林斯出版社已经出版《真正上海数学》,这套教材译自上海小学《数学》教材,经英国教材审批委员会批准,已走进英国的中小学课堂。受此启发,我们正在为发展中国家开发“数学教育电子资源库”,借助最新数字和网络技术,让上海的数学等学科教育经验通过微视频、数字教材、网上教研、教学方案和教具学具等传播到有需要的国家和学校。

研究传播渠道,搭建永续发展的国际平台

讲好中国教育故事绝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我们持之以恒不懈工作。从世界国际传播经验看,国际传播特别需要讲坛、舞台、渠道与平台。

首先,可以借助现有国际组织平台。国际组织是全球治理时代的重要传播平台,也是我们阐述理念、讲好故事、广交朋友、贡献智慧的舞台。当然,每个国际组织都有自己独特的功能使命,在国际传播中承担着不同的角色。例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人类教育思想的“实验室”,是世界先进教育经验的传播者、各国文教交流的促进者,也是全球教育政策对话的最大平台。“全民教育”“终身学习”“学会求知、学会做事、学会生存、学会共同生活”等理念,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传播和推进的,对全球教育发展具有强大的引领性和影响力。世界银行则是国际教育发展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教育发展的支持者与援助者。借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平台、渠道与资金,我们已经与欧亚国家、拉美国家和肯尼亚、坦桑尼亚和苏丹等非洲国家开展交往,讲述上海故事、介绍中国经验,为各国教育发展决策贡献中国智慧。

此外,还必须设立在中国的国际组织平台。经过近4年的规划建设,上海于2021年设立了第一个联合国二类机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赋予教师教育中心四大使命:全球教师教育领域的服务提供者、标准制定者、研究中心和信息管理中心。同时,赋予该中心四大功能:知识生产、能力建设(培训研修)、信息分享、技术支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为我们讲好中国故事、传播教育经验、提供公共产品、贡献智慧方案、促进人文交流、服务全球治理,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全球高端教育平台,也为我们开辟了一条永续发展的国际教育传播道路。

(作者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主任、上海师范大学原校长)

《中国教育报》2022年05月12日第6版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